suffering

无欲无求 丧心病狂

你给我分享快乐!7

唐之衍觉得他的诅咒并没有解除。

这两天他的QQ一直在被各种非主流杀马特请求添加好友。

“叮。吻过烟的唇、苦涩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叮。仰角45℃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叮。……”

唐之衍:……

谁踏马害我。

出来挨打。

这厢,陆续泽看着自己的发小柳城星,眼睛里透露着不解和期待。

陆续泽语气诚恳,“为什么小朋友不加我?”

柳城星很是不信,“怎么可能,唐之衍艺术系出了名的好脾气,你手机拿来我看看。”

陆续泽把手机递了过去。

柳城星干净利索地点开了陆续泽的微信,照着唐之衍的微信号加了过去。

“你已添加了言之,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柳城星把手机递了回去,“看。简单得很。”

陆续泽:“???”

靠。陆续泽在心里暗骂,抢回手机,笑了笑,“谢了,兄弟。”

柳城星看着不知为何笑容里透着杀气的陆续泽,“……不敢当。”

送走了柳城星陆续泽点开了与唐之衍的聊天框,想了想打了句“你好。”

又觉得太生疏了,删了,又打字,“朋友,你今天过的好吗?”

想了想,还是不对。

陆续泽觉得,这个招呼尤为重要。

上了知乎,问,社交软件上用什么样打招呼的方式能吸引对?

回答:一般不打招呼。

陆续泽深深觉得这个软件委实是没啥用的。

删删改改,陆续泽凭借自己的认知,打下了一句他非常满意的话,“朋友,一起养生吗?我这里有上好的,自制养生茶。”

看,朋友,养生,多么明显,小朋友一定能认出我。

陆续泽自信地想着。

“叮。”

手机响了一下,发现是新加的计算机的陆续泽发来的消息。

“朋友,一起养生吗?我这里有上好的,自制养生茶。”

什么玩意啊。

现在推销这么猖狂了吗?都会冒充学生了。

还是个名人。

唐之衍干脆利落的删了这个这个号。

一点也不犹豫。

想了想又点开一个曾经加过的计算机的好友,把刚刚的聊天截图发了过去,并且好心问了一句,“你们系陆续泽被盗号了吧?”

“你问问他,这还能找回来吗。”

对方:?!!!!

何人如此大胆?!

一分钟。

两分钟。

唐之衍都没有回复。

陆续泽忍不住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言之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通过好友验证,才能聊天。”

???!!!!

陆续泽还没从惊讶中回神,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还是他们班跟他玩的挺好的一个小弟。

“大哥!!!!!”小弟喊的撕心裂肺。

陆续泽到是毫不在乎,“诶诶诶,什么情况啊,这么紧张?”

“你微信号被盗了!!!”小弟喊到,“你等等,我给你发图!!!”

手机振动了一下,陆续泽点开一看。

“竟然有人敢盗你的微信,怕是不想活了!”

小弟气愤填膺。

陆续泽:“…………”

“喂?大哥?”小弟听着陆续泽半天没有动静,安慰道,“你先别生气,我们先把那个b找出来,黑了他!”

“哦,不是。”陆续泽一秒严肃,“这件事情我自己查,你们别管。”

我必不可能丢人。

陆续泽突然觉得有些凄凉。

到底是为什么?!!!!

啊!!!!

我甚至委屈的都快承受不起这个打击了。

晚上陆续泽依旧看起来奄奄的,陆母忍不住问了句,“泽泽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没精神啊?问题说出来,爸爸妈妈也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啊。是吧。”陆母给陆父使了一个眼神。

陆父点点头,“你说说看。”

“就……”陆续泽锤他丧气的讲了他加别人好有却被当做推销删了的事。

陆母勉强保持着笑容:“这……”

这丢人玩意。

陆母看向陆父。

陆父沉思了一会儿,“是那个小同学?长的很乖的那个?”

“嗯。”陆续泽点头。

陆父:“那没事了。反正你丢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说罢,又跟陆母科普起自家儿子和唐之衍养生结拜的事情,末了,感叹了了一句,“说真的要不是我厚着脸皮站那,我们家这玩意儿可能就要被打了。”

“太丢人了。”

“明明你妈妈是个艺术家,我也是学文学的,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木头儿子。”

“就是。”陆母附和,“你什么时候才能浪漫一点呢?”

“你要是学会了,还能单身到现在吗?”

眼见着话题就要偏离主题奔向“找对象”,陆续泽火速扒拉两口饭,“吃好了。谢谢爸爸妈妈。你们先吃,我等会洗碗。”

“诶,你……”

陆续泽成功逃离现场,避免了一次妈妈催你找对象的事件发生。

———

陆续泽:这委屈谁顶得住啊

唐之衍(关心):你们班陆续泽微信找回来了没啊

(莫得戏份)橘球球:喵嗷——

我我我我好想写一个打架贼厉害但是长相具有欺骗性的炮炮啊

我还想写一个拥有浪漫细胞的理科男喵喵

说起来晋江《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超级无敌好看!!!zzh我可以!!他们真的好浪漫!!书荒的可以去康康!不好看我倒立洗头!!!

(不过说起来我看的时间晚,说不定你们都看过了)

你给我分享快乐!6

唐之衍终于忍不住给了这个玩意儿一拳。

“诶诶诶?”陆续泽猛地向旁边一闪,伸手握住了唐之衍的手,“朋友,朋友,朋友淡定。”

“谁是你朋友!”明明两个人才见过两面,朋个鬼的友。

“要碰瓷去碰别人。”唐之衍收回手,“离我远点。”

小朋友长的乖乖的,到是很有脾气。

陆续泽收回了手,掌心里还残留着小朋友不太暖和的,微凉的体温。

莫名的陆续泽有些走神了。

“……”

看着突然沉默的陆续泽,唐之衍有些心软。

确实,他以前并不是这么暴躁的人。

具体理由唐之衍决定归咎于因为他这两天没更新,被他们家哦嗷嗷待哺的读者们诅咒了。

唐之衍咳嗽两声,有些生硬地说到,“之前是我太冲动,对不起。下课了我得回去了。”

陆续泽开口,“我觉得……”

唐之衍突然起身,准备先行动。

“喵——!”

完全处于无辜的橘球球在睡梦中被神秘力量来了个一百八十多度大翻滚发出了超大的叫声。

陆续泽眼疾手快地接住了自家宝贝。

唐之衍:“……抱歉。”

“没事没事,”陆续泽掂量了两下橘球球,发出了感叹,“又沉了。”

“朋友真是辛苦了,忍了这么久。”

唐之衍转身就走。

陆续泽没追上去,看着小朋友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修改了一下对他的评价。

小同学长得乖乖巧巧,很可爱,可有礼貌了一点脾气都没有。

就会装腔作势,实际上心软的不可思议。

陆续泽这么想着,心里对唐之衍的好感度蹭蹭蹭地上涨。

好感度+1000

莫名涨了一波好感度的小同学在路上点开了三个读者群。

胭脂糖:你们最近诅咒我了吗?

胭脂糖:我太难了. jpg

然后收获了一波“是的没错就是这样所以你快更新”的回答。

这个时候唐之衍就显得格外冷漠无情。

胭脂糖:没有 不会 不可能.jpg

而后他发现群名字变成了:

不要在网上哔哔赖赖

不服更新写一写

不写你看我扎不扎你

唐之衍:“……”哦行叭,惹不起惹不起。

【温晚柠在门口看着亲热的挽着她老公的苏心若,只觉得心如刀割。

她不由地紧握着她镶满钻石的裙摆,力道之大,甚至生生扣下了上面的钻石。

苏心若似乎看见她了,挽着历雷霆亲亲热热地朝她走来。

“姐姐,啊!”苏心若脚下一歪,半靠在历雷霆身上。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苏心若声音里透着惊讶与委屈,“姐姐你是故意的!”

“我没有!”

“那为什么这地上有钻石?!”苏心若说着说着将头埋进历雷霆充满肌肉的坚硬胸膛,“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历雷霆看着伤心欲绝的苏心若,沉下声音,“温晚柠,你好大的胆子!”

(未完待续…)】

码完这一章,唐之衍松了口气。

没有诅咒了,我安全了。

唐之衍拿起手机,发现QQ里有人加他。

恋上ni白勺美:朋友,加个好友呗。

连头像都是充满杀马特非主流的样子。

唐之衍毫不犹豫地点了拒绝。

“嗯???”这边陆续泽看着对方已拒绝的提醒陷入了沉思。

“球球,你说他,为什么拒绝我啊?”

“我甚至还按照网上的提示改了头像和昵称。”陆续泽捏了捏橘球球的爪子,“到底是为什么呢?”

————

快了快了,马上再被炮炮打一顿就知道了

发出了危险言论. jpg

你给我分享快乐!5

按照日常…接下来…我可能会,咕咕咕好长一段时间

跑走。

———

唐之衍神情恍惚地坐在了位置上,旁边是一直试图把橘球球塞进唐之衍怀里讨好他的陆续泽。

橘球球被主人强硬地塞到唐之衍的怀里时甚至还有一些蒙圈。

我不是你最爱的小猫咪吗?

这位最爱橘球球的主人并没有get到自家猫咪的幽怨,语气和蔼地问着这位跟自己有误会但是已经解决了的新朋友,“诶?你带水杯了吗?”

“嗯,”唐之衍下意识地点头,“带了。”

“啊,”唐之衍回了神,“但是是空的。”

唐之衍甚至都准备好被问为什么了的时候,陆续泽掏出了自己超大号的水壶。

“没事!我有!”

唐之衍恨不得当场去世。

水壶里的去核的枣子和零星几个枸杞在水上浮浮沉沉,唐之衍甚至还看到了几个沉在下面的桂圆。

唐之衍觉得随着热水雾气一起扑面而来的还有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养生。

唐之衍被陆续泽这一手震惊到了。

甚至忘了去阻止陆续泽给他分享的动作。

“来,喝!”陆续泽看起来兴致还挺高,“干了这杯桂圆红枣枸杞茶,我们就是好朋友!”

唐之衍:……

现在是流行这样交朋友的吗?

干了这杯养生茶,朋友一生一起走?

唐之衍神情恍惚地发现,周围有些过分地安静。

“这两位同学,”陆续泽身后的教授笑的和蔼可亲,“请问你们俩结拜好了吗?”

“没呢,”陆续泽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等他喝完了,才算成功。”

“是吗?”教授笑的越发的和蔼,“那能带我一个吗?”

“那不行,”陆续泽转头打算跟这位没有眼力劲儿的人讲讲理,“我和他是有深厚革命友谊……”

话戛然而止。

“陆教授,你怎么在这。”

陆教授笑了笑,“来看看你们的结拜仪式啊。”

“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你们可得加紧啊。”

唐之衍:“……”

“啊,是。”陆续泽看了眼手机,果然只剩两分钟就上课了,“朋友,快喝,让我们完成这个神圣的仪式。”

唐之衍决定下课之后把他打一顿。

陆教授慈祥地看着这位长的乖乖巧巧的小朋友喝完了“结拜茶”,乐呵呵地点头,“好,以后要好好相处啊。”

走之前还不忘提醒一句,“下次可别把猫带进来了啊,这次就算了,下次要注意啊。”

唐之衍这才想起来怀里的这只小可爱。

唐之衍看着橘球球,橘球球也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而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小奶猫就是可爱。

唐之衍这么想着轻轻地揉了橘球球两把,放任它去睡觉了。

“诶,朋友。”陆续泽锲而不舍地凑过来,“你看……”

“要上课了。”唐之衍并是不想听他讲话。

哪怕他刚刚在陆教授的见证下跟这个玩意儿结了拜。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期间来自他新朋友陆续泽各种关怀唐之衍都不为所动。

毕竟唐之衍还不了解陆续泽,他曾经打开过他递来的三张小之条。

——:朋友。

——:好喝吗?

——:我还有。

唐之衍:“……”

唐之衍头疼地揉了揉把三张纸条揉成一团丢进了课桌里。

一抬头桌上又是三张。

啧。

生活好烦我好难。

后面陆续泽递来的所有纸条唐之衍都再也没打开过。

一律按照丢进课桌处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陆教授先走出了教室,班上的人才陆陆续续地出了门。

陆续泽再次凑上来:“朋……”

“再多说一个字,头给你锤爆。”

“……友。”陆续泽坚强地补完了他最后的倔强,“你怎么对我这么凶。”

唐之衍看着他,面无表情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陆续泽鼓掌:“好!不愧是你!”

——————

唐之衍:????

这可别是个傻子吧?

喵喵的水壶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呢?

淘宝搜索关键词:超大   水壶  保温  

你给我分享快乐!4

鸽子精上线!咕咕咕!

——

时间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反正就是,假期过完了。

说来也不巧,那只小奶橘唐之衍再也没遇见过。

但是也巧,唐之衍在教学楼下又遇到了它。

小奶橘依旧干干净净的,躲在草丛里,看起来长大了一些,大眼睛睁的圆溜溜的看着四周,然后试探着向前迈出一jio,被身边的草折下去又弹起来吓到,又生生的缩了回去。

唐之衍心想:阿伟出来受死。

“喵……”小奶橘声音里透了些委屈,尾巴也焉了,就连耳朵都软了些。

这谁顶的住啊。

唐之衍走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把小奶橘抱了起来,小奶橘似乎还记得他,又或者是真的有些兴致缺缺所以并没有反抗,乖乖的给唐之衍抱在了怀里。

“嗯?”唐之衍失笑,“你之前看起来这么不怕生,怎么今天这么胆小?”

小奶橘并听不懂他的话,只是伸出爪子扒拉着唐之衍毛绒绒的领口。

小奶橘似乎玩上头了,勾着唐之衍的衣服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开始了它的表演。

踩奶。

小奶橘脑袋上的毛来来回回扫着唐之衍的脖子,唐之衍觉得痒,却又不敢动,憋着憋着,憋出了一个眉眼弯弯的笑容。

在阳光下,显的温柔又精致。

美人配奶猫。

路过的女生都显得有些激动。

甚至还有些大胆些的女孩子凑过来,红着脸问唐之衍可不可以摸摸小奶橘。

反正陆续泽好不容易把指导员布置的任务完成,急匆匆赶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陆续泽简直不敢相信:

这年头竟然有人拿着我的猫撩妹子?!

陆续泽恶胆向边生,冲过去,抱走奶橘一把搂住唐之衍的脖子,大声bb,“无耻之徒你要对我的宝贝做什么?!”

突然被命运突然遏制住脖子的唐之衍:???

不明状况的女孩子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两人,似乎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对不起,打扰了。”

等那女生走了之后,陆续泽松开手,防备地看着唐之衍。

唐之衍:……?

唐之衍的头发给陆续泽突然来的这么一出弄乱了,乱乱地顶在头上,再配上唐之衍不明所以的眼神。

“喵~”

橘球球突然扒拉了一下他,陆续泽低头看过去,突然就悟了。

完球了,误会大了。

作为一个钢铁直男陆续泽实在是不太会道歉。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就是,“对不起误会你了,橘球球借你玩。”和睁着眼说瞎话的“橘球球挺皮的,抱它挺累的你要多喝热水。”

唐之衍:“……”

“哦,行。”唐之衍有些恍惚,“知道了。”

唐之衍虽然嘴上不说,可他心里还是没忍住吐槽了一句:

你说多喝热水的样子像极了渣男。

———

唐之衍;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他倒热水的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

陆续泽:不敢吱声. jpg

你给我分享快乐!3

唐之衍回家正正好听到电脑叮地响了一声,是他的游戏下好了。

其实剑三这个游戏他已经A了挺久了,只是最近十周年,看了直播,就很想回去看看。

正在登录中……

界面上是他熟悉的唐门成男,带着面具不拘言笑。

唐之衍想了想,还是没有点下去。

他又建了一个角色,是炮太。

周所周知剑三是个捏脸游戏。

唐之衍恍惚间想起来他丧心病狂的前情缘。

他前情缘是个成男明教叫啧择仄泽,那个时候唐之衍充钱想买新出的外观,收到了来自情缘缘爱的问候。

【啧择仄泽】:充钱干嘛?充钱能上十二段吗#猪头

【之言兼】:???

此外,还有对于他的各种直男发言唐之衍已经不想再回想了。

唐之衍:我累了,这句话臣妾已经说倦了. jpg

印象最深的还是死情缘的时候吧,就是一点一点的,全部的委屈爆发了,当时想,那就死情缘吧。

他都没有回复。

哦,其实也不能怪他,唐之衍好心态地想着,jjc上段呢,没空理我。

所以我把他删了。

唐之衍:靠谱. jpg

炮太脸捏好了,唐之衍缺莫名失去了兴趣。

上淘宝找了个代练叫人家帮他练到满级,简单了事。

唐之衍关了电脑,然后收到了母上大人的爱的电话。

“喂?之衍啊,你这个星期放假,跟我去你小姨家呗,你小姨说想你了。”

“哈?”唐之衍一脸疑惑。

“就是那个,上上次说想我,然后说他儿子最近学了新的古诗,然后让她儿子现场背了一首《将进酒》,上次说想我,然后说他儿子钢琴过了四级,然后当场演奏给我们看的那位吗?”唐之衍发出灵魂质问。

“额,”唐母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自己儿子,“宝贝你想啊,父母总是想炫耀自己的孩子有多优秀,你体谅一下你小姨嘛。”

“不去,遭不住了。”唐之衍一口回绝,“妈,你随便找个理由,说我课业忙,随便什么都可以。啊?谢谢妈妈。”唐之衍软着声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唐之衍又觉得无聊,遂,点开了总裁文小说。

总裁文,靠谱。

其实通过这么多本小说看下来的经验来看,唐之衍觉得自己家那本后面必须随大流,务必牵扯出黑道,毒药等东西。

然后揭出从孤儿院出来的平凡女主其实是某大家族当年遗失的孩子等等。

“啊,对了。这个。”唐之衍点开备忘录,打字道,

“女主看着灯光下异常耀眼的男主一时间有些呆了。

男主低声一笑,“宝贝,过来。”

女主慢慢向前走着,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了男主两米的前方。

今晚的女主很美,男主情不自禁伸出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我爱你。”

女主看着他深情道:我信你个鬼。”

“哈哈哈哈。”唐之衍没忍住笑出声来,“你这糟老头子坏的很啊哈哈哈哈。”

———

“不瞒你说,我皮起来,我自己都害怕。”唐之衍冷静的说到。

所以有没有发现我们糖糖的文中一个奇奇怪怪的动作呀?

谢谢观看

你给我分享快乐!2

微博:

胭脂糖v

08-29-17:31:

首先我们使用排除法,这不可能是个普通的电风扇。可能是那种吊顶的。

总裁豪华车内必须高大上,所以电风扇要镶钻,还不可以有声音,不然会阻挡总裁的日理万机。

其次,总裁是什么?拥有铁血手段的上位者,钢铁,多么形象。

最后,抿着嘴。这代表什么,人狠话不多懂吗?抿着嘴,透露出他的薄凉与不屑。就那个,他的眼中透露着三分薄凉,三分讥笑,三分漫不经心和一分嫌弃。多经典的场景,你们不懂的。【摊手.jpg】


-真的不是小可爱:来了来了哈哈哈哈,每天的第二份快乐!来自大大的全力解读作品,我疯起来我连我自己都说. jpg

-天凉了让鸽子精破产叭:对不起,我还是太年轻了哈哈哈哈哈,神特么吊顶镶钻,我早该知道这不能是一个普通的电风扇!!!哈哈哈哈哈

-沉么呀醉:姐妹们想一下,我觉得将来大大的描述里应该有这段:车里一时间安静的连电风扇上镶的钻掉下来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氪不改命:天…天女散花???

-???:你是想笑死我,哈哈哈哈电风扇一边转一边掉钻石????这也太有画面感了吧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我劝你善良:总裁式豪华:钻石砸头

等等。


那边粉丝们欢天喜地,这边的唐之衍却面临着一个可可爱爱的麻烦。

“喵~”

唐之衍:“……”不为所动。

“喵喵喵~”小小的橘猫歪了歪头。

唐之衍颤颤巍巍伸出手,又缩了回去。

不,不行。唐之衍忍住!

这一看就是家养的啊!你清醒一点!!!偷猫犯法!

唐之衍在心里唾弃自己。

然后对上了小橘猫的大眼睛。

“那就……摸一下?”唐之衍小心翼翼地蹲下,试探着伸出了手。

小橘猫一看就是家养的,身上干净的很,皮毛软软的,叫声也奶唧唧的。

总之就是很招人喜欢。

唐之衍摸的一发不可收拾,根本停不下来。

等他再次勉强把理智找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唐之衍抬头看着他,那人背着光,唐之衍看不太清,只觉得那人应该挺高的。

一时间谁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男人开口了,很好听的声音,问唐之衍,“好看吗?”

“……其实我看不太清楚。”

陆续泽:……?

我觉得事情不该是这么个发展。

“猫,我的。”陆续泽再次开口。

“啊?”唐之衍蹲久了脑袋还没反应过来。

陆续泽突然就笑了,伸手把还蹲在地上的唐之衍拉了起来,低头凑到他耳边说,“我说,那只橘猫,是我养的。”

说完,陆续泽打算松手保持与唐之衍之间的距离。

唐之衍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陆续泽:!

然后他就听到唐之衍尴尬又带着点委屈的话,“蹲久了,腿麻。”

陆续泽:“……”

“哈哈哈哈哈你是憨憨叭哈哈哈哈。”

然后发出了直男发言。

唐之衍:?


这让唐之衍想起了他丧心病狂的前情缘。

——

唐之衍:没事你先皮,你以后就后悔了。

微笑. jpg


你给我分享快乐!

#首先这是篇沙雕文,脑洞来源于总裁文妙不可言的快乐

#务必多看一点在考虑追不追(拜托)

#最后,没错我是个鸽子精


————


【历雷霆坐上车,冷冷地吩咐他的私人司机,“去水榭湾。”

——那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违背自己!

m市的冬天很冷,但司机觉得,比起自家boss的气压,还是差远了。

风拂过历雷霆英俊钢铁坚毅的面容,将他额前头发吹起,露出了他饱满的额头。

手机“叮”的响了一声,历雷霆看完之后狠狠讲手机摔了出去,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他薄唇紧抿,狠狠道,“女人你在挑战我的底线!”

……

(未完待续)】

唐之衍打下最后一个字,草草扫了一遍,便将这篇名叫《霸道总裁:女人哪里跑》的表面上是总裁文实际上是个沙雕文的最新章节给发了出去。

才发出去下面一片哈哈哈哈。

我就是可爱可爱最可爱:糖大大是什么魔鬼啊哈哈哈哈你是想笑死我,冬天!车里!神特么有风拂过,是在车里装了个电风扇吗???大冬天为自己装逼用的????

此乃大凶之吉:哈哈哈哈xswl,薄唇紧抿怎么说话????我的天啊这好总裁啊,他还会腹语!当总裁好难啊hhhhh

救救孩子吧:真的笑死我了,为什么要用钢铁!?md我满脑子都是可以砸出鬼斧神工的面容!刀削般我都可以!姐妹们我不行了

今天也不是欧洲人呢: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楼上有毒,当总裁真的好累啊,连脸都要如此优秀hhhh

等等。

其实唐之衍也并不是个职业作家,写这篇小说完完全全是出于被一些神奇总裁文惊到了的有感而发。

唐之衍今天20上大三,放暑假的时候被亲戚喊来给小他七岁的表妹辅导功课。

谁知道十三岁的表妹最近爱上了霸道总裁文,死活不愿意读书,唐之衍想了半天,想了一个现在想起来还恨不得抽死自己的决定,表妹每学一小时,自己给她读一篇她追的总裁文的更新,嗯,vip要钱的那种。

谁知道,这一读,把自己的三观彻底读崩了。

“南宫墨冷眼看着百思荼,“你死心吧,我最爱的是你的姐姐!”

“为什么?”百思荼苦苦哀求,“你看看我不行吗?”

“呵,”南宫墨冷冷一笑,“你也配?”

说罢,南宫墨摔门而走。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越来越来小,越来越小,百思荼终归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唐之衍:????等等,我没看错吧,摔门而去?越来越小????

等到后面,唐之衍看到作者的这段描写“清晨,从两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的百思荼回想着昨夜南宫墨的冷眼与嘲讽,再一次落下了眼泪。”

唐之衍突然就悟了,合着他们家得有三千平方米。

……

作者是把读者的智商摁在地上摩擦吗???

唐之衍眼里透露着疑惑和不解,然后对上了表妹眼泪汪汪的眼睛,“呜呜呜呜百思荼好惨,南宫墨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唐之衍默默闭嘴了。

经历了大半个暑假的总裁文洗礼,唐之衍决定找人分享他的苦楚,于是他找了个网文站,注册了一个叫“胭脂糖”的id,开始了他的创作之旅。

为了防止被骂,这本书的文案的最后是这样的: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拒绝贬低,文明你我他,一起靠大家。

没想到,写着写着,写火了,唐之衍从分享总裁文乐趣的作者变成了天天被人催着分享总裁文乐趣的作者。

就连他的粉丝群名字都叫“别犹豫,问就是分享快乐”或者“分享快乐一点点,开开心心每一天”这种魔性名字。

唐之衍:我太难了。


——

嗯,对,没错,我还没想好攻怎么出场,所以先分享快乐叭。

希望你们喜欢嗷,biu


这一宿舍的人都是人才14(完结)

#不靠谱队友

#我们到底拿了些什么玩意儿

#主要是猫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章,随便写写吧,你们看的开心就好惹,biu

————

离得近的丧尸已经扑了过来,唐临之一行人跑的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是把毕生的捣蛋技巧全给用上了,像是什么推桌子,椅子,扔药瓶子,上窜下跳。

唐临之顺手也抓到一个,刚想往后扔,愣了下,“陆寻鳞!这个xx是治疗发烧的吗?”

陆寻鳞也是个狠人,他还真回想了一下,“不是!这个是治咳嗽的。”

“哦,那扔了。”

苏婉柔:????

你等等????!

你发烧不要止咳的吗????还是说你们神仙发烧不咳嗽???

陆寻鳞慌乱之中对上苏婉柔“你怕不的是个智障吧”的眼神:“……?”

陆寻鳞谜之委屈。

到时旁边的闻夺靠谱点,手上抓了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塑料袋里面大大小小十几瓶药,看起来极度靠谱。

顾宇一边跑一边“啊啊啊”的喊着,一边看到什么就往丧尸身上砸。

苏婉柔在真•一片混乱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们去哪啊???”

其余四只:“不知道啊——”

苏婉柔:“???”

????等等,我们不是有计划的吗???难道其实我们什么准备也没做就进来了???

苏婉柔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和友谊的脆弱。

垃圾队友。

苏婉柔::)

终于,一行人,七拐八拐,拐进了一间屋子里,顾宇手忙脚乱地关上了门,堵住了来自后方的丧尸群。

门被撞的发出“咚咚”的响声,小伙伴们决定在屋子里找些东西把门堵一堵。

唐临之向前摸索着灯的位置,突然触及一个微凉的东西以及……扑面而来的腐尸味。

唐临之猛然一个激灵,抽回手,向后狠狠一退。

指尖几乎是擦着丧尸的牙齿而过。

“屋里有丧尸!”唐临之喊着。

“啪嗒。”

屋里亮堂起来,是闻夺打开了灯。

唐临之稍稍松了口气,屋里确实有丧尸,确只有寥寥五六个的样子。

比起正在外头砸门的百来个丧尸,这几个,算得上是亲切了。

五六个丧尸很快就被解决了。

小伙伴们在满屋子腥臭气味中,蹲在下来查看闻夺手上塑料袋里的药。

苏婉柔拿起一个,“……外伤喷雾。”

“……筋骨贴。”

“……鼻炎药。”

“……板……蓝根?”

“????”

见苏婉柔突然不说话了,小伙伴们也迷茫了。

“怎么了,不是退烧药吗?”

苏婉柔笑,“何止不是呢。”

这个特么是眼药水!!!

苏婉柔不信邪地再次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有点靠谱的。

止咳糖浆。

但其实大家也是尽力了,这么混乱的地方,能拿到药就不错了。

苏婉柔笑笑,晃了晃手里的糖浆,“这个止咳平喘,有用呢。”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

————

门外丧尸砸门的声音越来越激烈。

唐临之收拾了一下心情,笑笑道,“好啦,没事,我们再把门堵堵,然后再房间里找找药吧。”

没事的。

不会有人怪我们的。

这很现实,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我努力,就会有结果。

所以,没事嗷。

小伙伴们沉默地又找了些东西堵门,然后沉默地找着药。

过了一会。

“看!”唐临之举着一袋东西。

小伙伴们凑过去,“什么?是什么?”

唐临之兴奋地抖了抖,“猫粮!”

小伙伴:????

神经病啊啊啊啊????这个时候还找猫粮???

奶白是亲女儿。

不是亲的我跟她姓。

不过,被唐临之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大家也没有那么沮丧了。

顾宇是个话唠,那股子沮丧过去之后,对陆寻鳞发出了灵魂质问,“为什么你学医,不知道哪个是退烧药?”

陆寻鳞::)

你猜???

唐临之也:????

唐临之护住了自家男朋友,“大家都不清楚,别说他。”

那护犊子劲儿跟奶白护食一样一样的。

陆寻鳞没忍住,笑了。

伸出手想去去揉唐临之软软的头发。

唐临之一个蛇皮走位躲开了,开玩笑,这么多天了,哪有那么多的水洗头。

他们男生基本就是四五天搓一下,是真•搓一下。

毕竟哪有洗发水呢。

陆寻鳞不死心又伸出手想去薅唐临之的头,唐临之左闪右闪就是不给他摸。

不行!必须在男朋友面前保持完美形象!

不给你摸!

走开啊!!!

莫挨老子!!!

顾宇看着闹起来的唐临之和陆寻鳞,也开始了他和闻夺的嬉戏。

留一个苏婉柔露出来老母亲般沧桑的笑容。

我一点也不嫉妒,一点也不。

我会有男朋友的。

不过说起来,我刀呢?

————

这厢,小伙伴们开始打打闹闹,门外丧尸依旧锲而不舍地砸门。

门外的砸门声似乎更大了,隐隐约约还有枪声。

等等……枪声?

唐临之心里一跳,“你们有没有听到枪声?”

唐临之看着伙伴们。

顾宇也仔细听了听。

“!”

“是枪声!是的!”

“是救兵!一定是!”顾宇反应过来,“我们有救了!”

是的,在历经两个半月的丧尸潮,他们迎来了国家的救援。

“太好了!”苏婉柔也笑了,“甘霖他们也有药了!”

狂风暴雨之后,彩虹终会降临。

Ps:完结啦!很好,非常短还很仓促的一个完结。但是我觉得到此为很好。剩下的一些事情番外会交代,我的不知道第多少个坑!第一个完结的!我有点兴奋!番外把很久很久之前脐橙的那个hhhhh车车给你们补上叭,好不好。

谢谢你们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们

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关注了个什么玩意。
有些人表面上是个鸽子精,实际上她偷偷画着小学生画作。沉迷游戏玩的还不咋地

我想了想了,我决定找个时间把坑了好久就差一章完结的宿舍给填了
(鬼知道我脑子里的车已经开了不下十趟了)
猫薄荷在我心里我也完结了hhhh,主要是不想动也没别的意思
逃走

啊啊啊啊啊

我怎么还不更新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更新!但是我一点开指尖江湖就!

去他的更新!我要打游戏啊啊啊啊啊啊!